资讯详情

【迷魂阵】小公园

2016-03-30 09:48   

【迷魂阵】小公园


与汕头市结缘,还得从家住小公园说起。


1.png


小公园作为百载商埠的地标性区域,其鼎盛期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一直延续到八十年代,虽到了我们进驻时已接近尾声,但四永一升平模化的西式骑楼建筑和繁华气象尚存。


这对于一个刚踏出乡村的少年来说,那样的繁荣气派还是罕见的。小公园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的大街小巷,常常让初次接近它的人目眩、迷失,我便是一例。


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了半年。


其时,作为全国四大经济特区之一的汕头经济特区刚刚起步。龙湖区是经济特区的发祥地,新兴工业区林立,很多合资工厂都搬到了工业区内,我们成了特区人。我每日重复着从老城穿越到新城的路径,仿佛时光倒流,又如流沙坠筒互置。

 

从小公园自西向东骑行四十分钟,抵达厂区。那时东区尚未全面开发,海滨路刚进入阶段性建设,一程老城一程特区。然而,初出茅庐的少年并无心关照这些变化,每天最挂心的是如何掐准时间,确保到厂打卡准点无误。国营合同制工人的身份在当时还是响当当的标签,让人自律于制度以足珍视。


2.png


偏偏欲速而不达,合该初来乍到者被欺生,小公园错综复杂的建筑格局使人如入迷魂阵,虽是美人迟暮,车水马龙今非昔比,毕竟在一个少年的简单乡村记忆刻度上,仍繁复似结绳记事。最担心的是走错路,耽着走错路误时间,我甚至要强记路标,每一个人眼路标都需念上几遍。酷似兄弟面孔的骑楼与路道在头脑中仍是糨糊一片,安平路、升平路、国平路、福平路、镇平路??????


家住永兴六横街,要穿过好几条路才接通海滨路。途经路名很长时间难以消化,只靠死记。往右拐多少个弯,再往左拐几个弯,到达涂坪路,涂坪路又弯弯拐拐几个角才出海军码头,海军码头前面的海滨路再接红领巾路,下去就舒坦了。每次也只有走过这一段,出了“迷魂阵”,悬着的心才算放回肚子里去。

如果说从家里出发还好记些,披星而归,麻烦就大了。


每天下班,我都得重复一次迷路的紧张焦虑。倘从外马路迂回,那就又得打乱次序重新整合记忆。进入小公园片区,就犯困摸不着北,来来回回兜上几个圈,抬眼望去仍是小公园百货大楼前那个街心。


其时街心八角亭还没修复,街心经常让小商贩占地为市,唱碟、服装、鞋袜、鞋垫、臭丸、鸡毛掸、胭脂、香水、香波,无所不至。我站在那儿愣神,即便是认准了那一档挂有洪妙头像潮剧唱片的曲尺巷一直向前便无差池,不时还是被中间分出的岔道混淆了方向。又得绕上一圈。


那时有工友也住在小公园,对他们蒙着眼睛都能找到家门的熟稔,不知从心底里要生出多少羡慕。


与同样家住小公园的工友渐渐熟络后,他们的家强化了我对路的记忆。一座城市、一条路,也如人一般,有了感情的黏合,便什么都和解了。再后来,哪条路住着哪个朋友,都会因为走近小公园而一并被勾连出来…


4.png


与我犯着同样路盲症的还有老家来的四亲六戚。


乍到汕头,老家亲人朋友间的乡情还很淳朴,相互也走得勤快。他们来,无非是借送土特产之名,地瓜、花生、鸡蛋、鹅肉、月饼,件件都可以成为乡情的载体。


印象最深的是二伯父,来得最勤。


提前几天听说他要来汕头,家里一早就做好了待客的准备,几乎米都淘了。可是左等右等不见人,把大家都等急了,各种各样的猜测与担忧都有,只恨当时没有电话可问个明白。


当他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我家门口时,头摇得像拨浪鼓,说一共走过了四个“小公园”,绕的路比从澄海老家过来还长!我掩口而笑,感同身受。


5.png


家在小公园,相守五载。真真切切认知了周边的每一条路,它们虽像孪生兄弟,却各具特色。每一条路都有它的特征,这些特征更多体现在这处百载商埠一些老字号商铺上,百货大楼、南生公司、大观园。老妈宫等。这些老街短巷的市井气息便深深地植根进我心里,久而,就像自己的家,什么地方放什么东西,哪怕藏得再隐秘,也蒙不过一双了解它的眼睛。


只惜相见恨晚,君生我未生,我来君已老。


我家搬离了小公园后,很长一段时间习惯不过来,买什么东西都得回溯原地。舍近求远之心,购物已然退居其次,看看老街坊,怀念似水流年点滴,让灵魂得以片刻安顿才是最体己的。


本文选自《行走潮汕》 

作者:谢娇兰


正全易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