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详情

达濠有座袖珍古城

2016-03-30 09:24   

达濠有座袖珍古城


印象中,达濠很远,又很近。


1.png


初中毕业时,首次从广场轮渡坐船到达濠,一路上总有看不完的山水。记忆中的达濠遥远而神秘。                                         


而今坐车过礐石桥往达已不消而是分钟,作为汕头一部分的南区,达濠已今昔非比,无论从交通建设还是居住环境,都融入都市化。                                       

然而,渔村世代遗留下来的淳朴民风却深烙在这片土地上,有着她与众不同的独特个性。喜欢达,也许正是基于这种原因。


初冬午后,天空纯净澄碧,白云恣意地缀满蓝天,铺泻为葱茏山林后一幅动感的背景画:古人云:春看山景,夏看山岚,秋看山情,冬看山骨。在这和煦的南方海滨城市,这四时山态竟全包括了,毫无半点瑟索冬意。


2.png


说来还真的有点弧陋寡闻,踏访达濠多次,熟知的除了青云岩、苏州街、盐埕,其它的竞还懵然。听说达濠有座全国最小的袖珍古城还是最近的事。依描述,先前应该是路过的,但无人引见,行色匆匆,印象草草。碰巧达濠文友琦在文化局工作,文化局位于达濠古城内一所老祠堂。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老祠堂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前身为陈氏公祠,坐东北朝西南,为硬山顶三进的四点金建筑结构,木雕镂空,通透明亮。旧虽旧矣,但旧本身未必不是一历史文化积淀,这与其作为文化工作场地,无疑是相称的。只是不知青春靓丽的琦心中是否曾向往过明窗净几的高层写字楼?就像我向往此处的清幽宁静。


走出祠堂,过西濠门,向右,一条深深的窄巷便把思绪导人三百年前的古代。


话说清康熙年间,两广总督杨琳奏请朝廷,在达濠沿海一带建造城墙,用以防御明朝余党和海盗的骚扰。地方官许颖,恐劳民伤财,思虑再三,根据达鱼岛附近环境,建成了招收城,并修建了一条大约20多公里的长提,使当地居民免受潮水之灾,又好向朝廷交差。


3.png


横墙无字,却写进沧桑。


但在我有限的想象中,除了一串数字化的年号,幻化成一帧褪色的怀旧照片外,似乎再也勾连不出什么内容。显然,我对她是陌生的。观感中,可以类比的是诚如御外侮辱而筑的古城一样,这围古城墙的建筑特色唤起我似曾相识的钩沉。


远的不说,比如潮州的古城、南澳的铳城、汕头的石炮台公园、澄海莱芜的古炮台,它们都大同小异地呈现着某一特定年代的建筑风格,甚至连承载的意义也相同。不同的是规格大小,达濠古城面积约一万三千多平方米,墙周长一百四十丈,高一丈五尺。古城之小,在众多同类建筑中是个例外


漫步夹巷中,逼仄的巷道只容两三人并行。听着高跟鞋轻叩石径发出的答答声,给人一种渺远的联想。


4.png


视觉上,古古城墙呈半斜圆形,看墙走路,有轻微的旋转感,爬满龙蛇偃古榕根的老城墙,后处有如一片剥了皮的红糖千层糕,沙砺扎手;薄处恰似一张芝麻酥油饼,吹弹得破,诚恐挨近会突然剥落断折,那是无数次风刀雨剑凌厉的结果。


参观过很多古城墙,似乎还从没如此亲近地贴着墙根走过。


说是古巷,一边却是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新民宅,思维总在两种场景中跳跃。新与旧,现代文明与历史风貌共存其实并不矛盾。一个有历史有积淀的地方,才有回忆、有乡魂,才能牵系万水千山之外游子的向心。


历史建筑的保护总是滞后于现代建设。在密集的建筑群中,我的脚步总是牵缠在那些老城居。古巷道中,小巷深深,十弯八曲,边城西巷、埠主横巷、古巷口巷……这些叫起来有点儿拗口的巷道,却是最达濠、最乡土的特色。


琦是土生土长的达濠人,说着地道达濠话,但面对我们她灵巧的舌头马上能切换出标准的汕头话。囿居老城,周边一切已然熟视无睹,带着我们兜兜转转,似乎有点心忧景陋愧待客之意,向我描述起小雨天打着油纸伞读古城墙的别样景致,掩饰了掖在心里的话:破城头,没什么,看头。其实,在这充满落日故人情的晴朗天气里,默读古城墙,钩尘一段历史,谁说这不是一处最美乡村风景呢!


6.png


喜欢抬头眺望高高的城墙头。

 

风化的墙垛、老榕新叶、蓝天白云,相邻的商住楼上不知谁家探出墙外热烈燃烧的三角梅,几种色彩鲜明地拼成我眼中一幅既古典又现代的彩淡墨画。这新兴城市的组合体,既有历史的厚度,又有现代的风尚。

 

保护历史文物为的是让人们在发展中留下缅怀的精神家园。历史不能重现,访达濠古城,仿若读一本无字书,有大海的雄性,有晒盐埕的咸味,更有充满腥味的渔歌与民谣:

 

濠江水,白茫茫,港岸鲜鱼堆成山……


本文选自《行走潮汕》 

作者:谢娇兰


正全易推